生态蓝天

国际视角



2012年度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ASLA)专业奖·综合设计荣誉奖——上海辰山植物园矿坑花

发表时间: 2014-05-04

由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朱育帆设计的上海辰山植物园矿坑花园荣获了2012年度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ASLA)专业奖·综合设计荣誉奖。同时,该项目获得了国内很多同行肯定,并一举拿下第二届中国建筑传媒奖,提名理由写到:一个矿坑究竟能成为什么?在今天的快速城市化过程中,许多工业废弃用地成了头疼的问题,朱育帆用优雅的一抹步道,使其成为一个秀美的花园,为市民增添了一个令人愉悦的游乐场所。

 

上海辰山植物园坐落于松江区佘山国家风景旅游度假区内,占地面积207公顷。从20世纪初到80年代中期,由于矿石开采的原因,辰山山体面貌遭到巨大破坏,并形成东西两个矿坑,其中西侧采石场在山体开采完后,又向地下纵深挖掘,留下一处巨大的矿坑深潭,矿坑花园便是以西矿坑为主体改造的。

在这样一个项目中,设计师面临着很多挑战。作为一项历史悠久的工业活动,采石业随着漫长的文明进程而发展,见证了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干扰、掠夺和破坏。采石工业剥离山体的表层植被,剧烈改变地形,造成水土流失、景观破坏和生境破碎化。辰山采石坑是百年人工采矿遗迹,其岩石主要为火山熔岩,地质构造简单。西侧矿坑总体面积为4.3公顷左右,由高度不同的山体、台地、平台和深潭四个层级构成;山体表面比较平整,无层次且风化相对严重,无明显纹理和凹凸,无裂缝,立面有直开的矩形通风口;台地上植被茂盛;平台部分为采石留下的缎面,地势较平,边缘地区有生长良好的水杉林;深潭面积在1公顷左右,与平台层高差约52米,潭水清澈,自然形成的岛屿和植被显现出一丝生机;深潭西侧为基岩裸露平台。如何有效修复严重退化的生态环境,和充分挖掘、利用矿坑遗址的景观价值成为这个项目的关键。

设计师根据矿坑围护避险、生态修复的要求,以“加法”通过地形重塑和增加植被来构建新的生物群落,以“减法”使崖壁在雨水、阳光等自然条件下进行自我修复,并结合中国古代“桃花源”的隐逸思想,利用现有的山水条件,设计瀑布、天堑、栈道、水帘洞等与自然地形密切结合的内容,显现出具有中国山水画形态和意境的景观。在场地四个层级的基础上,矿坑花园相应被划分为镜湖区、台地区、望花区、深潭区四个部分,并针对每个区域的不同条件采取相应的设计策略。

镜湖区和望花区

镜湖区位于花园的西区,是游客从主入口进入花园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景色。在过去,该区域除了东南边仅有的水杉林外,就只有死气沉沉的岩石。设计师通过挖掘和土地回填重建地形,形成了“镜湖区”和“望花区”。镜湖区采用类三角形的水池,水为务虚之物,可以通过镜湖倒映出辰山的山体从而把人的视线吸引过来,并且增加了观景视域;为了改造山体稍显枯燥的立面,设计者倚山而建一个水塔,有泉水从山中流出,增加了生趣。

“花海”所在的望花区以水杉林作为基础,扩大种植形成林相,作为与植物园其他花园之间的分区屏障;在水杉林前堆叠地形以覆盖采石后裸露的岩石层,同时也为花卉种植和展示提供了理想的空间。

台地区

台地区位于台地与山丘之间,设计师用钢板这种带有工业印记的材料,对三层错落的挡土墙进行包裹,配以错落有致的碎石墙,形成有节奏变化和光影韵律的景观界面。同时,这些新旧挡墙之间的缝隙空间也成为可种植的区域,不同高度的种植池栽植了种类丰富的宿根花卉,营造出“秘密花园”之感。

深潭区

深潭区以其特殊的现场结构成为矿山公园的核心部分。在深潭区东侧的山壁上,设计者利用山体原有的皴纹开辟出水帘飞悬、雾气弥漫的瀑布景观,并在其下设置钢桶,乘悬崖危险之势,模仿采石时的爆破之声;考虑到岩石的风化不太严重,又较耐风水的腐蚀,因此在南侧的岩壁上设置了入口构筑物,游客沿着曲折的山崖栈道往下走,便可亲临深潭睡眠,穿过由石梁开凿而成的“一线天”,并沿着水面浮桥进入贯通东面药用植物园的山中隧道,获得惊险刺激、引人入胜的体验。

经过超过6年的清理、规划、改造和植被种植,辰山矿坑花园已从一处危险的、不可达的废弃地已经转变成使人们能够亲近自然山水、体验采石工业文化的沉床式花园。它成功地实现了生态修复和文化重塑,克服了高难度的施工技术,充分诠释了东方自然山水可观、可游的山水体验。